追蹤
〥天上天下。唯鼠獨尊〥
關於部落格

《更新日期:10/07/26》我終於更新了!!! www

呼哈哈這次故意弄得很粉紅唷♥(被打
把正太鼠還有孩子們都放上來了 :$$$
畫了一堆頭好累不過好開心 XDDD
下次來畫MERO 們♥(大概吧…

牽連結做朋友歡迎www →最近在混創革大家快來玩♥

  • 123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小說】遺落星辰

  你想過她總有一天會離開你的世界,就像前幾天死在籠子裡的那隻寵物鼠一樣,不留痕跡地從你的生命中消逝——只是你怎樣也沒有想到,她是那麼地急著離開這紛擾的塵世、去另一個極淨世界享福。

  那個半夜,馬不停蹄地工作、連日的熬夜讓你忍不住趴在鍵盤上彌留了起來,而卻在這時,你迷迷糊糊地被沉寂已久的手機叫醒。當手機在你正香甜時不識相地開始嘶吼時,你有那麼一瞬間的衝動想利用堅硬的地板讓它閉上嘴,但在螢幕冰冷的光下,你瞥見了那個使你血液瞬間倒流至心臟的電話號碼。

  你急急地切斷與夢境的纏綿、一刻也不得容緩地按下通話鍵,將話筒附上耳際的那一秒,你祈求著上天這通電話不要成為粉碎你世界的核彈,但下一秒卻將你從滿心期待打入深深的絕望——此時此刻你突然意識到,「上天」這東西根本是不存在的——心神似乎一下子都斷了線,飄向不知名的虛空,怎樣喚也喚不回。

  『喀拉』一聲,手機摔個粉身碎,你卻一點也不為之感到惋惜。這個當下你才突然明瞭這世上比摔爛的手機更需要該珍惜的事物。

  你忘了你是怎麼到醫院的。只知道清醒的那一刻你正在加護病房外,流著淚不信邪地等待奇蹟。身邊有哪些人你也不太清楚,只些微憶起有人不斷拍著你無法克制、不斷抖動的背;想不太起自己說過什麼話,只能稍稍記起有人不斷向你吐露安慰、勸你放鬆。

  等待的時間甚是煎熬,親友們跟你說現在才過了十分鐘、要你不要急,你卻覺得時間似乎已經跑了一輩子,怎麼等了這漫長的一輩子,那個人還沒辦法從加護病房平平安安地出來?那個人要躺在床上多久,她才肯起來見見我、對我微笑?

  那一閃神,燈滅了。你心頭一緊,不知哪來的預感,你竟覺得那燈滅的瞬間宛如她的生命燭火熄了般。

  ——而預感也不湊巧地成了事實。

  當滿臉歉容的醫生護士推著還是一動也不動、躺在病床一臉安詳的她走出來的那瞬間,你好像聽到了世界崩毀的聲音,震得你全身發軟、完好的心碎成粉末、隨風消逝。

  你的意識反抗著,眼前的並不是事實,她怎麼可能真的離開你?但你的身體卻完全忠於殘忍的事實、坦率地接受摧殘,而現實的虐待實在太過火,導致四肢無法控制地癱軟、無力地跪在地上,不斷發顫,淚珠也宛如下不停的雨一般滾滾落下。

  那之後的記憶都成了斷斷續續的片段,關於你是怎麼回應他人的安慰、你是如何應對醫生的疑問還有你是怎樣連絡喪葬公司等種種不重要的情事你都忘了、放水流了。腦內雜亂不堪的思緒,沒有一處可以容納多餘、不需要的記憶,這讓你連怎麼渡過這個夜晚都想不起。

  待你婉拒了親友們的好意、一個人出了醫院準備回家時,已是隔天上午時分。儘管手錶默示著現在是上午九點,但灰沉鬱暗還下著大雨的天空讓你一度以為手錶壞了。劈哩啪啦的雨聲,在你的耳裡聽起來格外刺耳,冷風一吹,早已冰冷的心被拂得更寒。

  突如其來一聲雷使你心頭一驚,感緊揮手隨便招輛計程車,好像要逃離這個世界般,連滾帶爬、沒命似地竄了進去。

  ——一陣溫暖迎面撲上。這讓你突然憶起她、出現一種她回到你身邊的錯覺。

  「少年仔,要到哪?」坐定身子、關上車門,與現實還有那些複雜情緒奮鬥一整晚的你,於疲勞還有暖氣的催化下,意識漸漸鈍了起來,雖然腦子漸濛,但卻沒漏掉司機先生以沉穩嗓音丟過來的疑問。簡單地給了指示,車子便緩緩駛離醫院,你與司機先生之間的談話也就此結束。

  迷濛之間,你頭無力地靠著被雨水拍打、溫度偏低的窗,冷眼地看著窗外迅速從眼前掃過的熟悉風景,現在卻覺得莫名生疏——這個世界是不是變得不太一樣了——你晃晃腦袋,赫然驚覺腦子運轉無能、思考緩慢,或許是因一整夜的疲乏、又或是受現實的打擊,你也不大曉得哪個才是主因,但眼前模糊、消逝快速的街景,卻讓你聯想起,她的離去,會不會也因此迅速從自己的生命中抹去那一大片關於她的記憶?

  ——如果有一天,真的想不起來了,那該怎麼辦?

  時間會沖淡一切,尤其是無形的東西,情感、回憶…全都會不留情面地淹沒在洪流中。如果真有連她的長相也記不起的那天,該怎麼辦;如果真有那麼一日,連她是誰都忘了,該如何是好?想著想著,你打了個哆嗦,瞇起眼,世界又突然朦朧起來,淚珠又開始在眼眶兒打轉。

  「少年仔,你還好嗎?」就在你感到全身氣力都流盡、快要呼吸不能時,一路上都很安靜的計程車司機卻於你再度陷入悲傷的漩渦前,用上一句問候將你拉了回來:「你臉色不好耶,看你從醫院出來,生病了嗎?」道地的台語,雖然聽不大懂,卻倍感溫馨,好像她每次在你不舒服時的溫暖問候,心頭不免一陣複雜。

  眨眨眼睛,你吃力地將眼淚吞了回去,即便覺得困難,你卻還是牽起嘴邊的肌肉,作出了一個看似微笑的微笑,輕聲回應司機先生的關心——雖然你的聲音因為哭泣而顯得極近沙啞,難聽到連你自己都嚇了一跳。

  「噢,這樣啊…」你也不知道為什麼地,突然想對一個陌生的司機先生吐露所有事情。當下的你或許是太過寂寞、也可能想找個依偎,只消些許簡短字句,所有的事情、思緒、情感便完全攤曝在陽光下。而在你沉默後,司機先生只是輕輕地跟你這麼說:「…不過你還是要打起精神啊,少年仔你還這麼年輕,還要繼續往前走啊。別因此失志,世界不會因你而停下腳步的…」語尾飄在空中,虛虛浮浮,但你卻覺得,好像從中抓到了什麼真實的東西。

  就在你打算開口時,熟悉的家門闖入眼簾,快得讓你一下子措手不及——因為你頓時間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與她相依同住好幾年的老房子——半帶惶恐,你突然發覺原以為能面對,實際上卻根本還沒準備好迎接事實。

  「少年仔,要加油噢。」你半恍惚間遞了車錢給司機,司機先生笑著收下,還在你離去前不忘把頭探出車外,送一句叮嚀給你。洪亮的嗓音在腦子裡回盪、撞擊,即使你覺得老眼昏花,卻還是笑著目送那亮黃黃小小、卻充滿人情的車子離去,並打從心底為那位司機先生祝福。

  來到漆著怪異顏色、鐵銹滿佈的大門前,你猶豫著要不要開門,深怕門一開,就會被鎖在屋內的回憶潮流淹沒,再也站不起來。昨晚出門時你還帶著心、帶著情,今日回家,這兩樣東西卻遺留在那個白白淒冷的加護病房前,帶不回家。缺了心、少了情,胸口那邊好像破了個洞,冷風在裡頭打轉,發出嗚嗚的悲鳴。

  想起剛剛司機先生的打氣,你突然下定決心,手發著抖、使勁捏著鑰匙,好不容易才將鑰匙對準、插入孔洞中,費了番勁才打開家門。

  門一打開,熟悉的玄關便映入瞳中,你還記得曾在這玄關替她穿鞋、帶她出去玩,而向裡頭延伸的灰暗走廊,你不小心瞧見了昔日牽著她的手,引導她進房的畫面……往日的種種,如洩洪的潮水不斷湧進腦海,巨大的海嘯引發無可避免的傷害,被狠狠割傷的心於此時此刻遭到二度傷害,痛得你差點暈厥。

  穩著自己不停抖動的腳,舉步維艱地進屋、徘徊,你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這屋子裡到處都是她的影子,過去與她生活的點滴,現在一幕幕在眼前跑著,越不想去看、那畫面越是鮮明。斗大的淚珠落了又止、止了又落,這當下你恨不得自己是個盲人,什麼都不要看到,或許還比較好。

  你獨自一人在這寂靜、少了一個人便顯得過於大的空間盲目地走著,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做什麼才好。瞥見桌上做到一半的企劃,你搖搖頭,即使明天要交,你還是沒心情去做;看到桌上的食物,你轉過頭,即使好幾小時沒進食,依然沒有飢餓感。而這時,你緩緩踱步到她的房間前,你突然興起進入她房間的念頭。

  你敲敲門,就跟她還在世時一樣——人都已經不在了,作什麼敲門——突然這麼一閃神,發覺自己還沉溺在過去的習慣中,不禁癟癟嘴嘲諷自己一番。扭動門把輕輕推了開來,一股屬於她的味道撲鼻而來,這味道你已經聞了二十幾年,說什麼也不能忘,因此你忍不住深深吸口氣,期盼能藉此將她的味道深鎖在腦中最底層的抽屜,永遠都不要遺失。

  房間維持在她住院前的模樣,整齊、乾淨,任何東西都是有條有理、井井有序地安靜坐在自個兒的位子上,即便長久擱置沒有使用而沾了些灰,卻還是絲毫不改這房間明淨、不紊亂的景象。

  你緩步走進,坐上她的床,環顧著這整間房。牆角的衣櫃,靜默不語,你突然想起她病發的那天,你是多麼緊張地翻起她的衣櫃,試圖將所有的衣物打包帶走;衣櫃旁高高的雜物兼書櫃,那裡總有許多寶藏可以挖,你還記得小時候衣服破了、鈕扣散了,她總是從那邊拿出神祕法寶,將東西修補完整;書櫃前的書桌,你現在還依稀能看見,她握著你的手,帶你一筆一畫做功課的身影。

  忽然,你瞥見放在床頭的止痛藥。那是她過去賴以維生的仙丹。沒來由地,你伸手去拿,挖了幾顆丟進嘴裡。苦苦澀澀的味道於口中散開,小碎塊在舌尖打轉,你嚼著、咬著,希望這止痛藥能像幫她脫離痛苦那樣止住你心中的痛,但卻發現心頭上的疼太過於真實,真實到連止痛藥都無法麻醉——淚又撲簌簌滾下,哭泣次數變得跟眨眼一樣頻繁,以至於你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落淚。

  太多太多的回憶充斥在這個小小不大的房間裡,你帶著淚珠,吞下最後一片藥片碎塊,整個人躺到床上,仰望著老舊、充滿濕斑的天花板,感受著她留下的任何細微事物,同時細細品嘗著兩人過去二十幾年相依生活的點滴。

  時光一分一秒消逝,淚慢慢乾涸於眼角,心湖上的漣漪也漸漸消失於湖心——你突然覺得心情似乎平靜許多,好像看破了什麼。

  ——似乎,就真如那司機先生所說的吧。

  這個房間的時光停滯不前,不代表外頭的世界也跟著停下腳步;即使再怎麼耍賴、待在原地不肯向前走,那也只是個人問題,時間並不會因個人遭遇而憐惜地停下腳步。

  你愣愣地瞪著天花板,反覆咀嚼那司機的那番話,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但,又何苦向前呢?少了她,我的人生還剩下什麼——一個聲音闖進自己腦海,短短幾秒你又被說服,回到了先前的神態。頓時間,你迷惘了。

  『鈴鈴鈴鈴——』震天嘎響的電話鈴聲響起,你像是電流串過全身般從床上跳起,卻在無意間踢到了床下的某個箱子,聲音沉悶促使你低頭一瞧,那是一個沾滿塵灰的紙箱。你突然感到好奇,卻決定等應付完電話再說。

  約莫十分鐘左右,你終於和來電的禮儀公司談妥一切喪葬事宜。被好奇心驅使的你迫不及待地拉出那個紙箱,也不顧手上沾滿塵粉,沒幾秒便打開了那神秘的紙箱——本以為是她的雜物,但事實卻大大令人驚訝——那是一本本的相簿,有新的、也有老舊泛黃的。

  你瞪著眼輕輕翻開那堆排放整齊的相簿,每一頁、每一張都是你的照片,偶爾會穿插個那麼幾張你和她的合照,但無論如何,每張照片上一定有個不可或缺的人物——你。大量的照片讓你久久無法合嘴,你從不知道她是這麼的愛你,每張照片除了有你的笑容,還很細膩地在照片旁記下幾年幾月幾號、發生了什麼事。

  眼眶又發起熱,但你卻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再落下淚。看著這些照片,你體認到她的偉大,想起她在病發後、你與她最後一次的出遊時,她曾語氣輕柔地告訴你:「只要你開心,我什麼都好」,原本只以為那是她盡自己義務時所講的客套話,但此時此刻,你才真正了解,她對你的愛。

  一排亮眼的字從相簿蹦出,躍進眼簾,讓你不得不去注視它。那是一張你約莫八歲時,拿著一幅標了獎的畫作,開心地對鏡頭作鬼臉的照片,你突然憶起那是你生平第一次的美術獎,令人難忘的卻不是得獎的事,而是那天晚上的牛排大餐。

  而就在那張照片旁,她用了耀眼的金黃在旁邊寫下「明日之星」四個大字。看到這四個字,你忽然體悟了什麼。

  ——或許,就是如此吧——正因為我是她的明日之星,我才必須繼續向前走、繼續笑著,當照耀她的星辰…

  幾天後的喪禮,來了很多不曾見過的生面孔。他們親切地關心你、安慰你、向你訴說她身前是如何幫助他們的。經由她的死亡,你才開始對她的人生有更深一層了解,你不免責怪起自己,為什麼不好好把握她還在的時光?

  那天,天空微陰,但陽光依舊耀眼。原本你在台下等待應有的程序結束,但司儀卻遞了麥克風到你眼前,示意你說說話。你愣了那麼一秒,而後笑著接過麥克風。

  「……我想在場的人…對她都有不同的意見。」你笑著,卻覺得肌肉繃得難過:「我是不知道…在場的人對她有何感想,但對我來說,她是一個固執、嘮叨、做事嚴厲、待人待己都相當嚴格的人,我常常被她惡劣的個性惹到忍無可忍,甚至有時候,我會覺得沒有她在真是太好了。」

  你掃視了台下的人,儘管大家已面露怪異神色,你仍無畏地說出心裡的話:「可是,她是我的唯一、我的全世界。」你低下頭,想起這二十幾年來逐漸蒼老的面容,不禁頹然一笑:「…那天…她離開的那天,我曾覺得我的世界被奪走了、被毀滅了,我再也、活不下去了…」說到這裡,你抬起頭,臉上的表情不再陰鬱,反而格外耀眼:「但,我是她遺留人間的星辰。」

  你突然哽咽,說不出話,司儀還有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阿姨打算上前關心,卻被你伸手阻擋。

  閉上眼睛,你只想再說那麼一句話:「我會、繼續用她的方式…在這個世界燃燒,直到…我化為真正的明日之星——…」想起那些照片,滾燙的淚水再度滑落雙頰,你默默地下台,拒絕所有人的好意,一個人隻身離開會場。

  外頭陽光和煦地透過雲間灑落大地,你坐在樹下,看著自己的影子發呆,任憑淚水佈滿臉頰。就在思緒還一愣一愣時,有個自稱律師的男子將名片遞到眼前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當你接過名片、還沒來得及反應時,他就從提袋裡拿出一個包裹,放到你身旁,告訴你這是她託管要留給你的遺物,留下一句「保重」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你半帶疑惑地動手拆起包裹,她一生簡約,會留了什麼給自己?——那是一條項鍊。一條手工的串珠項鍊,上面還掛了個同樣以串珠做成的星星當裝飾——你一看就知道那是自她的手生出來的作品,串珠是她一生最大的興趣。

  裡頭還附了一張親筆便條,字很歪斜扭曲,你看到大概也猜得出來,剩下的日子裡她是怎麼被病魔折磨的。你瞇起眼吃力地讀起便條,上面是這麼寫的:

  「親愛的寶貝,你好嗎?如果沒有意外,當你看到這便條時,我應該不在了吧,會不會很想我?不要難過,這沒什麼好悲傷的,知道嗎?這一生,沒能留什麼給你…隨著便條附上的項鍊,是我打算在你八歲第一次得獎時(你還記得嗎?)送你的獎品,但後來一直有事耽擱,沒有完成,就收著了。趁著我還有那麼口氣,用了最後的時光,還是完成了。送給你,希望它能代替我、成為引導你前進的明星……」


  看完便條,你吸著鼻涕,卻笑了。
  攤手再度看了一眼項鍊,你握起拳、捏著,確實地感受到從上面傳了溫度。


  ——我是你遺留在人間的星辰,會追隨你的腳步,繼續在這個世界燃燒,直到…生命殞落。

  =====================================

在截稿日前一晚寫到凌晨四點,因為原本沒打算參加,卻還是來了。
創作這篇的過程,我曾眼眶泛淚了幾次,因為這篇作品中,我揉碎一些自己,加了進去,重讀了那麼幾次,不免會一陣傷感。

第一次參加小說創作,而不成材的作品也請多指教。
謝謝創革有這個機會,讓我在暑假尾聲留下點什麼。

那麼,以上






唔啊真糟糕>""""<


你看看我連後記都直接複製貼上了是不是很懶>""""<
不過沒辦法咩,這是最快速的做法>""""<(被打


那麼今天就先這樣,等我把自己搞定了(?)之後會繼續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