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〥天上天下。唯鼠獨尊〥
關於部落格

《更新日期:10/07/26》我終於更新了!!! www

呼哈哈這次故意弄得很粉紅唷♥(被打
把正太鼠還有孩子們都放上來了 :$$$
畫了一堆頭好累不過好開心 XDDD
下次來畫MERO 們♥(大概吧…

牽連結做朋友歡迎www →最近在混創革大家快來玩♥

  • 123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家教】夢中幽迴《4》(6927)


  清晨,金黃色的光線透過窗子闖進房間。房間內的所有事物在金黃色的陽光映照下顯得耀眼,就連空氣中的塵埃再反射陽光的光線後,也變得相當漂亮,有種閃亮亮的感覺。
不過太陽光的到來,就表示…上學的時間到了。


  「阿綱,該起床上學囉!今天是你康復後的第一天上學,別遲到了啊!」奈奈響亮的聲音自樓梯下方傳來。


  「嗯~啊?喔…我知道了啦…」在被窩中蠕動著,慵懶的隨便回答;翻了個身,打算再度進入夢鄉:「我再睡一下就好了…」喃喃說道。

  

  「喵嗚…」



  細小的貓叫聲傳入耳中,臉頰突然感到一陣溫熱…「唉呀~等等…洛庫,你在幹麼啦!」小舌頭舔啊舔的,像是在催促著綱吉上學,頰上都是貓咪的唾液:「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起床就是了嘛。洛庫你看…都是你的口水了啦…」抹掉透明的液體,綱吉從棉被中鑽出,皺起眉頭抱怨著。


  洛庫,是綱吉給小貓起的名字。雖然是一個相當不可愛、一點也不適合當貓咪的名字的名字…可是綱吉卻不知為何獨愛著。也不管大家的意見,硬是給小貓冠上了這樣奇怪的名字。


  「喵~」徘徊在床緣,小小的叫了一聲。


  雖然如此,小貓似乎還頗喜歡的。


  「齁,你真是的…」洛庫裝出一副的無辜的模樣,像是在說『我只不過想叫你起床嘛…』的樣子,害的綱吉要生也生不了氣,只能無奈地笑:「好啦,洛庫,你真賊,別這樣看我…」抱起黑色身軀,寵溺的搔搔下巴,洛庫一臉滿足的喵喵叫。


  『這滿足的表情好像…』


  「阿綱…你還在幹麼?」奈奈嘹亮的嗓音又像警報般的傳來:「會遲到的喔?」原本還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綱吉,被這警鈴一嚇,跳了起來,一股腦兒滾下床。


  「啊啊,糟了!洛庫,我得去上學了,要乖乖待在家喔!」放下依偎懷中的小貓,摸摸洛庫柔軟的頭後匆忙起身更衣、打理面容,抓起昨晚在里包恩的嚴厲監督下整理完畢的書包,轉個身就打算衝出房間。

  

  「————————————咦?」



  一瞬間。


  就那麼一瞬間。背後有股氣息…似曾相識,一股讓人懷念的氣息。那種銳利、令人恐懼的目光,想忘也忘不掉的氣息…


  「骸?」轉過身,瞪大眼睛掃視整個房間:「是你嗎?」冷汗自脖子流下…沒有任何人。只有一臉呆滯、睜著澄黃雙眼,臉帶無辜表情的洛庫,歪頭不解地看著綱吉所有的一舉一動。


  每個人或許會體驗過。當原本期待的事物不如你想像的,或是根本沒有發生…那種跌到谷底的失落感…只要是人類多少都會體驗過吧。現在這種情況就是那樣。心中充滿無限的失望,綱吉望著眼前的房間,垂下眼苦笑:「哈哈…在想什麼呢…」帶著自嘲的意味:「為什麼會這麼想他啊?真是的…」或許…其實在自己心中一直期待著。期待見到他、期待他的現身…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錯覺吧?以為有他的氣息…事實上根本沒有,不過是錯覺罷了。


  「阿綱?」就在自己陷入深深的失望中時,熟悉的喚聲又再度傳來。


  「喔——————我已經準備好了啦。」


  顧不得失望,『砰』一聲甩上門,慌慌張張下樓,準備上學。


  房間回歸寂靜,像是真空般的死寂。所有門窗關得緊緊的,一點風也吹不進來;空氣呈現靜止,沒有流動。在這呈現靜止的空間裡頭…



  「喵…」



  ……或許還有沒被僵化的事物。



  *   *   *   *   *   *   *   *   *   *   



  人聲嘈雜,操場上、學生餐廳都擠滿了人。這裡是澤田綱吉就讀的學校———並盛中學,而現在呢,正是所有學生期待的中午休息時間。才剛打完鐘,學生們就爭相的衝出教室,到學生餐廳搶餐點或是去操場上搶場地,以防中午沒有樂趣。


  「唔嗯嗯…」


  睡眼惺忪,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在打鐘的那一霎那甦醒了。晃頭晃腦…可見剛剛課堂上睡得有多熟。而綱吉之所以能在課堂上任意熟睡…也是因為近幾個禮拜以來都是這樣,無論怎麼叫也叫不醒,所以老師同學們都任由他去這樣睡了。


  「哈啊~」


  伸了個懶腰順便打個呵欠,揉揉眼睛看看牆上時鐘…中午十二點多了。原來要吃中飯啦…渾沌未清醒的腦袋這樣想著。對其他人來說是戰爭時刻的午休時間,綱吉還能悠悠哉哉的從睡夢中清醒這當然也是有原因的。其原因就在於綱吉的好媽媽———奈奈,每天為他準備的便當。


  搔搔蓬鬆的亂髮,伸手從便當袋摸出了個淺藍色便當盒放到桌上。又摸出了筷子和湯匙,打開飯盒…喔,今天吃咖哩耶。雖然眼睛還沒完全睜開,意識也還沒清醒到能算數學的地步…不過判斷那金黃色淋在飯上的東西是咖哩的基本能力還是有的。抬起手,挖了一小口咖哩飯,正要往嘴裡送時…一聲急遽的呼喊,讓綱吉眼睜睜的看著那口咖哩飯掉回飯盒中…


  「十代目~~~~」聽這有精神的聲音,大概也猜到是誰了…


  「啊,獄寺?什麼事啊?」雖然心中有些『沒吃到咖哩飯』的怨念,不過還是轉頭以笑臉迎接臉上閃著耀眼光芒、像忠犬一般忠心的銀髮少年。


  「十代目,您醒了啊?我們一起去屋頂上吃中飯好嗎?」眼前的少年像是搖著尾巴的小狗:「山本已經去佔好位子了喔!」開心的跟什麼一樣…其實是因為能和山本一起吃飯才那麼開心的吧?還不怎麼清醒的腦袋瓜子緩慢轉動著,正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答應…從獄寺的表情看來,應該是很希望自己去吧?可是心中應該是比較想跟山本獨處…吧?嗯…算了,反正有事要問獄寺…就答應吧。


  「嗯,好啊…」露出帶著倦容的笑容…一定是因為還沒睡醒。


  獄寺一臉開心的往外跑,而後頭的綱吉則是行動緩慢的收拾桌上物品,緩緩跟上銀髮少年的腳步。唔啊…總覺得四肢無力,還想睡耶…



  穿過嘈雜的人群,擠過走廊上擁擠的人潮。走了好一段時間,獄寺這才發覺綱吉的臉上還有倦容…剛剛的心思都被喜悅給佔據,所以才沒有注意到綱吉的表情。


  「十代目?您還好嗎?」跑到綱吉前頭一臉擔心問道:「有哪裡不舒服嗎?還是…發燒了?」之前那個可怕的情況已經成了獄寺不堪回首的記憶,如今,親愛的十代目又發生異常…而且還是康復後的第一天!!!深怕又出了跟上次一樣的意外。


  「沒事啦。」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上次似乎也是同樣的情形:「只是想睡覺而已,我還沒睡醒啦哈哈…」就跟上次一樣,也是說自己是想睡覺、睡眠不足…獄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心中又開始擔心起來。


  或許是察覺到獄寺的心思,綱吉急忙接話:「啊、獄寺…你別擔心,真的沒事。只是很想睡覺而已,真的。」像是在安慰獄寺也或許是在安慰自己…用力點點頭,而後露出微笑:「山本還在等我們吧?嗯?午休時間就快結束了,還是快去比較好對吧?」用出了『山本』這個殺手鐧,果然很有效…獄寺一聽到這兩個字,馬上掉頭繼續邁著腳步。


  為什麼這麼想睡呢…綱吉想著。自從那位不速之客光臨病房後…綱吉明白到底是誰,每天晚上都來找他、喚著他的名字。說到底自己也真夠笨的,自己認識的人裡面,除他和庫洛姆以外誰還有這樣的本領?不過最近,已經沒有人會在夢中叫他了。或許是他滿足了吧…最近真的沒在夢中聽到他的聲音呢。當然,也因此自己最近睡得很安穩。不過…為什麼還是如此想睡覺呢?就拿現在來說吧…明明已經睡了好幾節課,而且昨天也睡得很好…到現在還是一樣想睡是怎麼回事?


  啊,會不會是這樣?因為已經好久沒在夢中聽見他的聲音…所以淺意識就一直促使自己睡覺,希望能遇到他?啊哈哈…應該不太可能吧。總覺得啊,現在的想睡的意識在補之前被骸打擾的睡眠時間…這可能性比較大不是嗎?哈哈…


  「十代目?十代目?」


  「啊、啊…怎麼…喔,已經到了啊哈哈…」傻傻地笑著。


  綱吉晃著身子,思考自己想睡的因素不小心失了神,迷迷糊糊抵達屋頂也沒發現。


  「您真的不要緊嗎?」獄寺的臉又出現在眼前。


  能怎麼說獄寺才會相信自己沒事?用說的行不通那就…綱吉掛著微笑用力的點點頭,示意獄寺自己真的沒事,只是想睡覺而已。


  「獄寺,怎麼啦?」糟了,連山本也來了…


  「十代目有些怪怪的。」喔,我偷看到了…只有在山本面前才會露出的表情…啊啊,我在想什麼?綱吉發現自己居然在胡思亂想…忍不住敲敲自己的腦袋。


  搶在山本說『阿綱,你不舒服嗎?』這句話前,綱吉急忙開口,免得要應付兩個人:「那個,獄寺,我有事要問你…我們趕快坐下來好嗎?」然後又露出一個不知道會殺死多少人的天真笑容。


  『有事要問你』這句話自動在獄寺腦海裡翻譯成『我有事要拜託你』,不知道期待這天多久的獄寺馬上被轉移注意力,搖著尾巴(?)拉著綱吉到山本所佔的位子坐下,瞬間遺忘山本。


  「十代目,請問您有什麼事要問我呢???」眼中閃著名為『期待』的光芒,綱吉有種眼睛好痛、不能直視的錯覺。


  「是這樣的啦…」邊說邊打開飯盒挖了一口飯到嘴巴裡,咖哩的香味瞬間在嘴中擴散:「還記得我住院的時候有拜託你一件事嗎?」含著湯匙,嘴巴邊嚼邊問。


  「住院時…?」看獄寺臉上的表情,很能肯定他現在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態。


  「啊,是那件事吧…」剛坐下的山本接話:「獄寺,阿綱上次不是拜託你去打聽六道骸還有庫洛姆的消息嗎?那時候也是吃中餐的時候,是阿綱清醒後的隔天吧,我記得。」拿起飯盒,也開始一口一口把飯送進嘴裡。


  「嗯,就是那件事。」綱吉點點頭:「後來怎麼樣了呢?有什麼消息嗎?」有些急切。


  「噢,那件事啊…有啊。」獄寺轉了轉眼球,咕嘟一聲吞口飯:「我去請迪諾先生幫我調查過了…那位霧守小妹,還是老樣子的待在黑曜中心,雖然有時候會消失…不過不會消失太久,一下子又回到黑曜中心,我猜應該是出去買東西之類的吧…。至於那個六道骸嘛…」說到這邊打住,還真吊人胃口。就算再怎麼急…也絕對不可以表現出來啊。


  「六道骸啊,還是一樣,待在復仇者監獄。」聽到這裡,綱吉覺得有種『呼,啊…好險,數學沒有被當』這樣子的感覺。「不過…」咦?還沒有完?又再度緊繃起來…啊啊,獄寺,你怎麼不一次說完啊?現在心中充滿著那種看恐怖片時,以為已經結局了,卻又突然來一個驚嚇場面的感覺…「據說…最近六道骸的能力,常常外洩。」


  「外洩?」這是什麼樣詭異的動詞啊?


  「嗯,」獄寺晃晃腦袋,銀色髮絲隨著起舞:「也可以說是…六道骸最近,能力使用很頻繁…不知道是有意識的使用能力,還是無意識的釋放能量…總之,現在他算是被密切關注吧…」


  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搞不好是…「多久以前開始的?」


  「嗯…自從他入獄之後,就會有規律性的釋放能力。大約在一個月前吧…每逢夜晚,能力就會大量釋放…雖然白天有時候也會突然能力大量釋放,不過不是每天就是了…」


  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還真的…是因為要來找自己,才這樣大量釋放能力啊?哭笑不得就是形容現在這樣的情形吧…真是欲哭無淚啊。


  對了,可是最近並沒有…「對了,還有一件事…」獄寺含著湯匙,似乎是想到什麼重要的事:「前幾天又有消息傳來…據說六道骸已經有好幾天沒有釋放能量了…就連規律性的釋放能力都沒有。」


  「咦?」聽到這話,綱吉有些傻了。忽然想想也對…畢竟,已經好久沒在睡夢中聽見他的聲音:「什麼時候?」雖然有點底,不過還是問問吧。真是對不起山本…難得的中午…看著一臉無所謂、默默在旁邊扒飯的山本,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嗯…什麼時候是嗎…」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臉上思考的表情甚是可愛,山本居然開始傻笑了…「啊,想到了。就是十代目您清醒後的隔天。」


  啊哈哈…果然,能利用太多了吧?傻瓜…。綱吉不禁露出苦笑,一個人深深陷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無論獄寺後來說什麼也沒聽進去半句,就連相當重要的話也沒聽見…



  「………啊對,還有件事呢。迪諾先生說…六道骸的身體狀況似乎一天天走下坡哪………」










後記:噗呼呼…這集似乎比較少?
   啊呀…技術真的很不純熟…
   很多想表達的情境都表現不出來的樣子""""
   最近變成錯字達人了…囧囧囧
   有錯字請快來糾正我吧啊啊啊啊(抱頭痛哭


   啊啊,總之,依舊感謝有看到這邊的你呀哈哈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